這裡是一隻單純看文的小號 偶爾會發發牢騷 愛肝 更愛健康

可能是黑暗本丸

期中考完蛋了嗚嗚嗚

OOC!OOC!OOC注意!!!OOC警報!!!!!

不適者不要進來喔



腦洞2

我四肢並用,花了好大力氣好不容易爬上了本丸的屋頂,意外的發現已經有人坐在上方。

身披純黑斗篷的人在觀景最好位置盤腿而坐,豪邁的曲起了右腿,右手靠在上,斗篷垂落露出了他蒼白細瘦的手腕。他面向我的側臉十分姣好美麗,黑色長度略長的頭髮順著脖頸的曲線向下,映著皮膚更顯蒼白。

他靜靜坐在那裏,正眺望著遠方枯萎的櫻樹,看似單薄,但卻有種不可侵犯的氣場。

感覺到了我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,他轉頭看向我,美麗而空靈聖潔的臉孔上,不詳的鮮紅色瞳孔盯著我。那種感覺,就像是在被人細細審視一般,令人心悸。

這個情景只有一瞬間,卻像是過了很久,直到他那張美麗的容顏笑了起來,我才感到了驀然的放鬆。他笑著開口:「喲!嚇到了嗎!」

這個反差讓我愣了一愣,隨即回過神來,笑著對他說:「你好。」慢步走到了他身旁屈膝而坐。

他沒有向其他刀般朝我攻擊,只是微微托著臉,饒有興趣的端詳著我。

「你就是新來的審神者嗎」他看著我開口道。

「是的,請問……」

「靈力強大,態度從容,又被一種我所不明白的東西圍繞著啊……」他雖然是對著我說話,但像在自言自語:「跟以前那些草包都不一樣呢……看來這次總不會無聊了呢!」

他臉上一瞬間出現了許多複雜的情緒,但瞬間又恢復了淡然的笑容。

我似乎,在他的鮮紅瞳孔中,看到了悲傷。

不等我回話,他笑著向我伸出了一隻手:「我是鶴丸囯永,以後就是你的刀了,不死的審神者。」

我愣了一下,微笑著伸出手回握,突然感到了手中傳來的力量驀然增大。

抬頭一看,那雙血紅瞳孔毫無笑意:「敢讓我感到無聊,我就殺了你。」他神情愉悅地補充著令人不寒而慄的話:「正確來說,應該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喔。」





好喜歡姥爺>/////<

评论(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