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一隻單純看文的小號 偶爾會發發牢騷 愛肝 更愛健康

可能是黑暗本丸

太久沒上忘記大號密碼了嗚嗚嗚只好啟用小號

最近突然想寫刀劍亂舞的同人

應該會非常ooc而且血腥

不適者慎入

然後我明天開始要期中考到12月嗚嗚嗚

我的普化分化QAQQQQ

 偷偷來預告一下



腦洞1

「不,你真的非常漂亮,尤其是眼睛,非常非常的美。」我笑著對他這麼說:「所以你不需要這麼的自……」

「我……我才沒有!」緊抓斗篷遮掩自己的山姥切國廣突然縮成一團,抱著頭痛苦大喊:「不要……不准說我很漂亮!」

他神情惶恐,急促喘息,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。

我有些被他的反應驚嚇到了,下意識向前一步靠近他:「你沒事吧……欸?」我的視線看著自己的身體,頭腦尚且反應不過來。

在地上滾了幾圈後,我的頭顱撞到了牆壁,終於停止。

山姥切國廣蹲在地上,如溺水一樣地大口喘氣,掉落在他身旁染血的刀刃,散發出了紅色的妖異之光。

半晌,他才慢慢平復情緒。

他坐起了身,悲傷的碧瞳望向審神者,或許該說審神者的屍體。

四周一片寂靜,只有審神者那無頭的屍體孤零零地倒在角落,汨汨鮮血從傷口中流出,染紅了地上的榻榻米。

「就說……不要再說我很漂亮了……我也……不想再害人死掉了啊……」

他不忍心地閉上眼,撿起本體,甩了甩上面的鮮血,套上血跡斑斑的斗篷,轉頭離開噴灑上大量鮮血的房間。

在房外的迴廊,他又嘆了一口氣,準備邁步回自己的房間。

這時他身後突然傳來乒乓碰撞的聲音,然後一個稍嫌破碎的聲音響起:「喂……這稍微有點痛了啊,你下手有點太重了吧……」

他驚愕轉身,然後……

「喂!山姥切?山姥切國廣?」我蹲下身體,拍拍眼前金髮男子的臉。然後無奈地嘆了口氣:「暈倒了啊……」


血腥好帶感啊!

但是可能要期中考完才能來填坑了嗚嗚嗚


评论(3)

热度(4)